“杀人王”爱上“食人魔”两人以杀人取乐被捕后号称杀害600人

他之所以被捕,并不是因为警方技高一筹,而是因为他觉得警方太过无能,根本抓不到自己,所以主动暴露了身份。

根据卢卡斯供述,他在23年间共计杀害了350-600人,但是根据警方调查,被害人远没有达到那么多,与他有关的案件可能只有200多起。

并且因为卢卡斯患有精神分裂,说话颠三倒四,供词也虚虚实实,他总是喜欢在一大堆谎言当中掺入几句真话。

于是警方得出了两种结论,要么卢卡斯的供述是因为精神分裂产生的幻觉,要么他就是想要把警方玩弄于鼓掌之间。

但是在经过相关的评定后,官方给出结论,卢卡斯虽然患有精神分裂,但是并没有失去自主行为能力,并且他的智商甚至高于正常人的平均水平线。

所以警方判定,卢卡斯这样做的目的仅仅是在玩弄他们,他需要的是经常获得警方的关注,所以卢卡斯时不时地便交待一些案件的细节,以至于警方被他搞的烦不胜烦。

虽然卢卡斯是与帮凶奥蒂斯·艾尔伍德·图尔一起作案,但是他却足以成为世界上最可怕的连环杀手,没有之一。

按照惯例,每一个连环杀手的背后都一个凄惨的童年,那么卢卡斯究竟经历了怎样的童年,才使他变成了这般模样呢?

卢卡斯出生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黑堡镇,他的父亲曾在铁路上工作,但是却因为一次事故导致了双腿残疾。

而卢卡斯的母亲则是一位性工作者,她平时不仅酗酒,甚至还吸毒,由于父亲身患残疾,随意对于她的行为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卢卡斯的母亲显然并不是一位好母亲,她将生活中的压力全部发泄到了年幼的卢卡斯身上,稍有不顺,便对卢卡斯进行家暴。

而年幼的卢卡斯还是想着去讨好母亲,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做的不够好才会惹母亲生气,他每天都乖乖听话,试图让自己做的更好,去讨母亲的欢心,。

但是母亲好像只是把卢卡斯当成了发泄的对象,不论卢卡斯怎么做,她都会找到借口对卢卡斯进行殴打。

并且她从不留手,仿佛卢卡斯只是一个供她发泄情绪的沙包,后来,卢卡斯因为她的虐待,而失去了一只眼睛,但这并不能唤起她的同情心。

在卢卡斯12岁那年,因母亲在对他进行殴打时,伤害到了他的头部,因此他的脑部出现了永久的损伤,从而产生了精神分裂。

由于卢卡斯长期遭受到母亲的虐待,他的心理开始逐渐变得扭曲,于是他便开始将自己遭受的痛苦发泄在动物身上。

卢卡斯开始捕捉一些猫、狗、老鼠之类的小动物,然后将他们带到隐秘的地方,折磨他们,最后杀死他们。

然而母亲对于卢卡斯的摧残,并不仅仅体现在身体上,更体现在精神上和人格上,母亲经常把他装扮成女孩,然后再将他送去学校。

就这样,卢卡斯被同学嘲笑着,所有人都将他当成了怪胎,避之不及,母亲的这些举动,无疑是践踏了卢卡斯的尊严。

在母亲的眼中,卢卡斯不仅是供她发泄的沙包,还是会随她摆弄的玩偶,她甚至可以无视卢卡斯的存在,当着他的面与别人进行易。

而此举也对卢卡斯的认知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并且成为了他日后杀人最常用的借口。

但在卢卡斯23岁那年,他的人生出现了转机。卢卡斯恋爱了,他遇到了一位名叫莎拉的女孩,莎拉仿佛就是一束光,照亮了他人生中的所有的阴霾。

卢卡斯与莎拉,从相识到相知再到相爱,最后两人决定一起步入婚姻的殿堂,可是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当得知卢卡斯的母亲得知他要订婚的消息,开始对卢卡斯与莎拉百般刁难,千方百计地阻挠他们的婚姻。

在母亲的眼中,卢卡斯只是自己的玩偶,他不能脱离自己的掌控,一旦卢卡斯结婚,那么她便会失去对这个玩偶的掌控,这是她不能允许的。

在母亲的连环攻势下,莎拉终于忍无可忍了,她无法接受在与卢卡斯结婚后,要面对这样的婆婆,于是便向卢卡斯提出了分手。

此时的卢卡斯万念俱灰,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束光也熄灭了,母亲的做法让他从一个人,彻底变成了一个疯子。

愤怒的卢卡斯,上前掐住了母亲的脖子,是啊,他不再是那个任由母亲宰割的孩子了,他早已成年了,他有足够的力量可以进行反抗了。

而母亲怎么也想不到,一向被自己当成玩物的儿子居然对自己动手了,但是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卢卡斯便已经拿起了厨房的菜刀,捅进了她身体。

此时她脸上充满了迷茫、惊愕和难以置信的神情,她不理解,为什么卢卡斯脱离了自己的掌控,甚至向她挥起了屠刀。

可是她已经没机会知道了,卢卡斯仿佛是将自己压抑了许多年的怨恨全都释放了出来,他不断地用那把沾满鲜血的菜刀捅向母亲,以此来宣泄着自己愤怒。

卢卡斯并没有打算逃跑,他就在那里,等待着警察的到来,事后,警方调查了母亲的尸体,而结果却令他们大吃一惊,

尸体上总共有十几处刀伤,全都是菜刀直接刺入身体所造成的,而伤口的形状与卢卡斯行凶的那把菜刀完全一致,并且在尸体上还发现了被侵犯的痕迹,但并不是生前所留下的。

也就是说,卢卡斯捅了自己的母亲十几刀,并且还对她进行了奸尸,于是警察立即将他逮捕,按说卢卡斯所犯之罪足以让他坐上电椅,但事情却总让人是出乎意料。

卢卡斯的律师认为,他之所以犯下如此变态的行径,是因为他患有非常严重的精神分裂,而经过确认,卢卡斯的情况属实,于是卢卡斯被判处了40年监禁,然后被送入了精神病院。

然而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卢卡斯虽然患有精神分裂,但是他的智商却很高,他懂得伪装自己,让自己看上去像是个正常人。

于是医生们认为,卢卡斯已经恢复了正常,所以他仅仅在精神病院待了10年便被释放,可是他们并不知道,此举无异于释放了一头恶魔。

获得自由的卢卡斯,犹如一头挣脱束缚的野兽,开始在公路上寻找着猎物,他并不挑剔,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不论是大人还是孩子,只要他孤身一人便是卢卡斯的猎物。

当然,卢卡斯还是最喜欢猎杀落单的女性,而这自然是出于对母亲的怨恨,并且他每次在行凶时,都要模仿杀死母亲的手法。

或许在他看来,这样做就等于将他的母亲再杀死一次,由此可见,他对母亲的憎恨根本不是时间可以消磨殆尽的。

一直到1976年,本是孤身一人的卢卡斯,在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一位名叫奥蒂斯·艾尔伍德·图尔的人,他比卢卡斯足足小了11岁,却是一位变态程度不下于卢卡斯的食人魔。

两人经过攀谈,卢卡斯发现图尔的经历与自己极为相似,他在童年时期也曾遭受过虐待,于是两人便产生了共鸣,决定组成搭档一起行凶。

两头恶魔联手,无疑是场灾难,他们肆无忌惮地在公路上寻找着猎物,一旦将猎物捕获,两人便会对他进行虐待,随后将他放置在公路上,直接开车碾压过去。

每多一个被害者,对于图尔来说就是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他曾邀请过卢卡斯跟他一起享用,但卢卡斯在品尝过之后,表示还是不喜欢这个味道。

而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合作之后,两人逐渐地开始对彼此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一个双性恋,一个同性恋,一个“杀人王”,一个“食人魔”,两人一拍即合,于是他们便相爱了。

他们在一起每天以杀人取乐,仿佛这就是他们增进感情的催化剂,但是这段关系并没有维持很长时间。

卢卡斯与图尔相处了两年,他们本已经亲密无间,可是随着一个女孩的出现,让他们的关系出现了裂痕。

在1978年的某天,卢卡斯通过图尔认识了一位名叫贝奇·鲍威尔的女孩,而贝奇正是图尔的侄女。

由于贝奇的母亲和祖母相继离世,而贝奇的智力又有一些轻微的障碍,当地的警察局将她安排在了孤儿院中,得知此事的图尔便来到了孤儿院,将贝奇带走了。

离开孤儿院的贝奇自然是一直跟随着卢卡斯与图尔一起流浪,但是经过相处后,卢卡斯惊讶地发现,贝奇在某些地方与自己的初恋莎拉非常的相似。

于是,内心充满遗憾的卢卡斯便开始讨好这个15岁的女孩,他对贝奇可谓是万般宠爱,而贝奇也在卢卡斯的殷勤之下,逐渐对他产生了好感。

图尔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不能接受卢卡斯如此宠爱贝奇,于是他便醋意大发,但是卢卡斯却不这么认为。

因为图尔是不折不扣的同性恋,而卢卡斯则是双性恋,所以卢卡斯认为,自己对贝奇的态度并不会影响他与图尔的关系。

两人自此开始产生了矛盾,但始终是小打小闹,可是卢卡斯却一直在挑战图尔的忍耐力。随着卢卡斯与贝奇感情的升温,他们同居了。

图尔终于忍无可忍,他无法接受卢卡斯对他的冷落,在经过深思熟虑后,图尔还是决定与卢卡斯分道扬镳。

警方得以抓住卢卡斯,是因为他们发现了一具尸体,死者为女性,根据知情人士提供的信息,这位女士曾带着一个手提包。

而通过监控录像,他们发现了在卢卡斯的汽车后座上,有一个非常相似的手提包,于是警察对卢卡斯展开了调查。

最后警方发现卢卡斯的车上有非常多的刀具,但并不是杀害那位女士的凶器,而那个手提包,也根本不属于死者,并且卢卡斯还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虽然卢卡斯排除了嫌疑,但是在他的车上发现了危险刀具也是事实,就在警方打算进行新一轮盘问时,卢卡斯竟选择了自首。

卢卡斯向警方坦白,他在这23年间犯下600多起谋杀案,并且他还将图尔供了出来,他声称图尔就是他的搭档。

最后警方将图尔也抓捕归案,但是两人仿佛根本没有任何的愧疚,他们好像也根本不在乎自己是否被抓。

在卢卡斯与图尔交待自己的犯案经过时,甚至显得非常自豪,他们就像是做了一件非常伟大事情后在向世人炫耀一般。

并且两人都声称,他们杀人就像是散步一样,仅仅只是因为想,当他们有这种需求时,他们便会到公路上随便找一个落单的人下手。

后来根据卢卡斯与图尔的供述,确实找到不少被害人的尸体,但更多的则是子虚乌有,有些人甚至还活得好好的。

卢卡斯坚称自己第一次杀人是在15岁的时候,因为他想与一个17岁的女孩发生关系,被女孩拒绝后,卢卡斯便将女孩残忍杀害。

但是警方经过调查后发现,在卢卡斯供述的地区,当年根本就没有发生过此类案件,于是他们判断,这应该是卢卡斯精神分裂后出现的幻觉。

后来警方了解到,曾经有一段时间,卢卡斯的身边总是带着一个少女,可是后来这名少女却莫名消失了,他们猜测这名少女很有可能已经惨遭毒手了。

可是卢卡斯却对此极力否认,他表示自己不可能伤害贝奇,并且声称他们之间产生了一些矛盾,早在德州的时候,贝奇就离开了。

可是最后卢卡斯还是坦白了,他将贝奇分尸后装进了枕头套里,然后丢到了荒郊野外,最后警察通过卢卡斯提供的线索,果然找到了贝奇的遗骸。

卢卡斯与图尔,在1983年被判处死刑,但是由于两人拥有严重的精神分裂,后将刑罚改为了6个终生监禁。

但图尔则在1996年就因为肝衰竭死在了狱中,后来因为此次案件对社会的影响过大,人民的呼声太过高涨,卢卡斯最终还是转为了死刑,于2001年执行。

这两个恶魔的故事至此便落幕了,但是对于卢卡斯的行为却有许多的说法,而很多是关于他和贝奇的。

或许卢卡斯是真的爱上了贝奇,但是,他的心中全部充满了对母亲的仇恨,甚至每次杀人都要模仿杀死母亲的手法。

再加上他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可以说他的情绪极不稳定,他对贝奇的爱,并不足以抑制他的怨恨或是缓解他的症状。

最终贝奇也沦为了死在他手下的众多女性中的一个,被虐待、杀害、奸尸,然后将她分尸,最后丢弃荒野。

没有人能理解一个严重的精神分裂患者眼中的世界是怎样的,更没有人可以理解这样一个内心被严重扭曲的超级罪犯。

但是我们或许能理解一个曾经被家暴的孩子,卢卡斯与图尔都是一个教育失败的产物,他的母亲以为他是个玩偶,却不曾想她亲手将卢卡斯变成了一个怪物,但最可笑的莫过于,一个创造者最后却被自己的创造物杀死。

卢卡斯与图尔都是由父母创造出的怪物,他们犯了不可饶恕的罪孽,残忍杀害了不知多少无辜的人,他们固然是罪不可恕,但如果要追根究底,对他们施暴的人才是罪恶的源头。

都说,有些人的童年足以治愈他一生,而有些人则需要用一生去治愈他的童年,每一个孩子的童年对他们的未来都会产生不可逆的影响。

如果仔细盘点一下那些臭名昭著的罪犯,大部分都有一个非常凄惨的童年,而这便是导致他们犯罪的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