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州“怪鱼”有多毒、为何久久没抓到?专家:挺失败的

“抓到了,抓到了”相信这是此时此刻最想听到的声音,但是尽管在千万网友“云监工”、河南汝州中央公园历时一个月被抽干且直播现场抓捕“怪鱼”达3天的情况下,此前发现的大约80厘米到1米长的鳄雀鳝依旧没抓捕出涵洞!

说起鳄雀鳝,或许很多人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身,但是说起它的胞姐“恶魔之花”加拿大一枝花或许就印象深刻了。还记得去年下半年的时候,全国十余省都开展了一场“恶魔之花”的全城铲除战,诸多网友也是纷纷上报积极参与到这场生态战。而对于鳄雀鳝来说,以往都是只听说哪里出现了,但是对于抓捕就鲜有耳闻了。

而此次河南汝州中央公园抽干湖水专门抓捕这一“怪鱼”,其实也算是发起了全国大力抓捕、铲除鳄雀鳝的第一棒。不过不一样的是,此次汝州抓“怪鱼”有点想活捉的意思。那么这一“怪鱼”鳄雀鳝究竟什么样,有多毒呢?此次河南汝州历时一个月抽干湖水,为何还抓捕鳄雀鳝出涵洞需要耗时如此之久?正如专家所言:挺失败的,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鳄雀鳝,一种雀鳝目、雀鳝科、大雀鳝属动物。它和“恶魔之花”加拿大一枝花同来自北美,作为“异宠”被引入我国,是部分爱好者的心头好。从外形来看,鳄雀鳝是北美7种雀鳝鱼中最大的一种,正常情况下能长到3米。它全身很长的同时上下颌亦长,口裂深,一口锐齿。它的背鳍、臀鳍都长在身体后半部分,无硬刺。

从生活习性来说,它主要生活在纯淡水偶尔也出没在咸淡水中。它喜好独居生活,每到5-8月的繁殖产卵季节,它们会将淡绿色的卵产在水草或砾石上。从分布上来看,尽管它原产于北美,但是因为极其凶猛环境适应力强,加之许多“异宠”爱好者的“弃养”、“投湖”,于是全球热带及亚热带的很多河流、湖泊、沼泽等淡水环境中都有它们存在的身影。

十分可怕的是,鳄雀鳝不仅是侵占生存环境,还会极大地影响其他生物生命。它属于肉食鱼类,并且食量非常大,虽然没有咀嚼功能,但是却能依靠一口锐齿咬住对手,直接吞下。据预估,按照鳄雀鳝的过往记载,它会主动攻击水里的一切活物,就算是人类也不会畏惧。这不,前几日江苏泰州就有一名小孩在小区池塘玩水手被咬,后面弄清楚原来它就是鳄雀鳝。

值得一提的是,其实鳄雀鳝在我国很多省份尤其是广东已经是“臭名昭著”了。因为多次在小区湖内发现其身影,还记得在2021年12月的时候,广东东莞新世界花园小区就曾因为鳄雀鳝把一湖鱼吃光了进行打捞,当时直接打捞出来了3条,体长大约1.5米左右。

此外,其实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这里就不一一列举。魔方看来,鳄雀鳝的“毒”是多方面的。首当其冲,第一点就是前文提到的对生态平衡、生物多样性方面的危害。其次,鳄雀鳝本身确实是有毒的,而且连产的淡绿色卵也是有毒的。据悉,鳄雀鳝一次能产下14-20万枚卵,在天然水域下虽然成活率不高,但是若是人为投放,那么在没有天敌的环境下,它和它的宝宝们那就是所向披靡,成为其他鱼类的“灭顶之灾”。

再者,从寿命来说其实也是鳄雀鳝最让人害怕的点。鳄雀鳝的寿命可达26-50年,最高记录是75年。或许也正因此,寿命长、体型大、食量大,所以很多饲养者往往坚持不了,而诸多小区也才出现了不该出现的地方有了它们出现。

再者,对于国人吃货来说,虽然它可以吃,但是却连广东人也拿它没办法。不仅肉质并不鲜美,在烹饪的时候还极容易因鱼卵误食而中毒,危及生命。此次的事发地汝州中央公园主要由五个人工湖组成,五个湖分别是云禅湖、丹阳湖、望嵩湖、天青湖、鹤鱼湖,它们自北向南一次排列,五湖相通,面积高达一百余亩。加之,这里又是多功能公共场所,其潜在威胁性、攻击性,正是此次汝州中央公园如此大规模抓捕的关键原因所在。

值得一提的是,中央公园在抽水以及抓捕过程中是属于闭园状态,媒体经过审批后也只有在公园湖的另一侧。按道理抓捕应该是轻而易举,但反常的是如今已经捕捉一个月,为何一直没有将它抓到?在锁定鳄雀鳝就在涵洞内之后,为何用了两三天的时间都没有将它抓到呢?

确实,魔方也有关注此事,但是从实际情况而言,在还没有抽干湖水的时候面积庞大,鳄雀鳝又极其狡猾会伪装在水草间,因此没有第一时间抓捕到,而这也成为专家觉得挺失败所诟病的点。专家看来,为了市民安全其实可以采用泼洒石灰或者大功率电捕的方式确保处死即可,让工作人员进入涵洞抓鱼反而增加了风险。再者,抽干水也并非最佳处置方式,在知道有涵洞的情况下,完全可以设置网具阻隔,自然而然水体下降后就能自投罗网。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在鳄雀鳝已经被困在涵洞内后再进行抓捕并非想象得那么容易!魔方总结了一下,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涵洞口直径3米,属于U型管道,从涵洞口到另一个涵洞大约有120-200米。加之本就水草丰茂,淤泥量大,涵洞很容易堵。里面沼气及氧气含量不明,能容纳人员又有限。虽然基本湖已经被抽干,但是涵洞内却依旧残留有积水。这样的环境、长度,完全不可能像网友所言的直接用渔网捕,用烟、用火、用高压水枪逼那么简单。

第二,涵洞内情况不明,需要专业设备实施抓捕。就如前文所言,鳄雀鳝既本身有毒,它的卵还有毒。虽然每次市民见到中央公园里的鳄雀鳝只有一条,但是那可不一定真的全湖都只有一条。在不可估量鳄雀鳝的攻击力情况下,需要等待专业抓捕人员及相关设备进场,且下洞捕捉时候也需要做好充足的应对各种问题的准备。

第三,之所以此次整体抓捕耗时非常长,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中央公园抽水过程中有遇到停电、下雨等突发情况,水位升高的同时也阻碍了抓捕进度。再者,最后虽然把水抽干了但是为了寻找它在哪里,商量抓捕方案,调集装备等过程都需要大把的时间。

总而言之,在历经重重困难后鳄雀鳝目前也算有一些进展,距离抓到仅一步之遥。一般来说,新闻中的鳄雀鳝很多人可能扫眼看过,但是如此多人同时看抓捕直播估计还是头一次。经此一次,相信也让更多人了解这一物种胡乱放生水域后的危害,今后无论是饲养者还是偶遇者都能引起重视,避免不必要的危害。

与此同时,相信这一方式也是对于屡屡找不到“弃养者”,预防“弃养”、“乱放生”的现象会有一定的遏制作用。你们觉得呢?